楼市出现新趋势

2018-03-18 21:04

  ■本报记者 周雪松

  “武汉这一年,楼市无疑是在惊心动魄地抢房、日光、巨额认筹金,还有‘请喝茶’等中度过的,走过不平静的2017迎来2018,供应不足是最大的问题,这也是价格不断上行的核心原因。”春节长假前后,楼市依旧是热门话题,买房难,卖房同样难。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与一线城市楼市的“跌跌不休”不同,以武汉、惠州等为代表的部分热点城市却是另一番景象,表面平静的背后,是按捺不住的上涨冲动。

  再现“冰火两重天”

  最近,小田的压力感明显上升,因身边很多朋友都结婚了。“这是提醒我该结婚了吗?还是努力赚钱,买了房子再说吧。”在春节到来之前,小田就已经定下一个目标“2018年挣30万元存20万元,然后在惠州买房”。

  大年初二,有惠州当地人诧异:“东北人到惠州买房是不是成趋势了?父母家的小区里,看到(听到)好多东北人。”另外,据在华为工作的人士透露,有父母春节期间专门从东北飞到深圳为女儿买房,女儿刚从英国某大学硕士毕业,入职深圳某集团,父母更迫切想为她找个男朋友,等把深圳的房子买了,他们就马上在惠州买房照应,随时准备变身居家保姆。

  没有数据能证明到底有多少东北人到惠州买房,但有数据显示,如今深漂族置业最爱惠州、梅州、汕头。“就整个广东来说,目前只有惠州和肇庆没有限购,肇庆比较靠近内陆而惠州靠海,大亚湾靠近深圳,这就是很多人为什么要来惠州买房的原因,惠州楼市就像五年前的深圳。”惠州业界人士如是说。

  2017年曾经在网上出现一段与惠州有关的视频,简短的视频中,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买房就像买白菜”。尽管春节前夕,惠州楼市已经逐渐趋于平静,相比上年也有所降温,但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惠州全市新建商品房网签面积规模为1422万平方米,在全省范围内仅次于佛山的1756万平方米,排在第二位。据悉,惠州2017年住宅成交量超过深圳、东莞和中山的总和。

  受调控影响,楼市再现“冰火两重天”:一边是一线城市楼市上蹿冲动受到打压,交易不再活跃,价格稳中有降,另一边则是部分二线城市乃至三四线城市楼市格外红火。

  转眼到了2017年,房地产调控力度空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成交量大幅下滑,价格下跌也连绵不止,房子很难出手。部分二线城市房子也很难卖。今年春节,本报记者身边有的邻居挂出去大半年的房子还没卖出去,已经错过高峰时期,想卖个好价钱不可能了。但过去两年,武汉很多区域房价涨幅不小。

  据当地人士透露,过去两年,武汉部分区域房价从5000元涨到20000元。某些热点区域一房难求,要想买到房子,还必须请人“喝茶”,额外奉上一笔茶水费,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的都有。“2017年不仅光谷,连在江夏和沌口经开区都要‘茶水费’,像光谷东这种大热的片区更是一票难求。”朱女士告诉记者,她2016年买的房子如今价格已经翻番,所以,后悔没买大一点的房子。

  新趋势与新问题

  刚过去的2017年,针对卖房收取“茶水费”等违法违规行为,武汉市房管局联合公安等执法部门重拳出击,依法审查了涉案人员45名,其中2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此外,武汉还公布了一批投诉举报专线电话,市民可举报收取“茶水费”等15类违法违规行为。

  如今,基于多轮调控和人才争夺,楼市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势。需求正从政策最严厉的一线城市向周边和低线城市转移;受调控影响,二线核心城市购房需求也在外溢,同样成就了周边三四线城市。限价等措施导致新房、二手房价格倒挂,一些定价较低的新房成为抢手货。引进人才,大量吸引人才尤其是年轻人,使一些城市爆发活力,放开人才落户,给予购房优惠或补贴,使部分城市楼市需求增加。高线城市带来的外溢需求和人才购房需求正在成为部分城市楼市新动力。新的问题则是,土地资源没有随着人口同步流动,部分热点城市库存告急,以及调控带来的灰色地带,“茶水费”等利益输送就是生动的例子。

  事实上,天价“茶水费”并不只是武汉的特产,其它的“花名”还包括外收、指标费、渠道费、团购费、电商费、服务费等等,在成都、南宁、南昌等地都曾现身。此前有媒体披露,南宁购房指标费最高为30万元,武汉某项目收取的“茶水费”则高达51万元。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