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视线·补民生短板,咱们加把劲④

2018-03-19 01:23

民生视线·补民生短板,咱们加把劲④

 

  人民视觉

 

民生视线·补民生短板,咱们加把劲④

 

  人民视觉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摘自十九大报告

 

  北京通州区居民朱少彪——

  期待租房不再是权宜之计

  本报记者 谷业凯

  朱少彪来北京刚半年多,就已经搬过两次家,换了三回房,可住得还是很不舒服。

  今年2月,小朱刚到北京,像很多租客一样,他沿着地铁线找房子,最后在通州租了一套单身公寓。公寓在一座筒子楼里,环境不算好,租金挺便宜,对于初来乍到的他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后来,小朱逐渐有了一点积蓄,就想着改善一下居住条件。正好旁边小区的房子较新,附近就有四五家房产中介,于是他主动联系中介,签了3个月的合同,押一付三,顺利租下一套三居室中的主卧。可是刚住进去一个多月,烦心事就来了。

  一天夜里,小朱家里突然停了电,开始他以为是主干线路故障,可供电公司检修发现,他家门口电表下面的电线被齐刷刷地剪断了。此后,断电就隔三差五地光顾小朱家。过了几天,中介突然上门要求小朱“交费”,而这些费用名目,小朱有的听过,有的却闻所未闻,比如“公共证明费”,他就是头一回听说。当小朱表示自己不清楚这些费用、不能交钱后,和蔼可亲的中介却一下子变了脸:“不交费,就走人!”接下来,中介不断打电话威胁小朱,让他赶快搬走。

  跟小朱一起搬进这套房子的另两位租客没撑到两个月就搬走了,之前每人交的5000元房租和押金,各自损失了3000多元,小朱则坚持住了下来。当合同期满小朱准备退房时,中介告知退押金必须把合同收回,于是小朱用合同换取了一张押金条。可当小朱拿着这张押金条再去找中介,他们又以各种理由拒绝退还押金。最终,小朱手里的合同没了,要打官司根本没凭据,考虑到自己工作忙,没工夫和中介“耗”下去,这件事后来便不了了之,押金还是打了水漂。

  小朱现在租住的房子月租金是1600多元,上班路上需要50多分钟,经济上、时间上都能接受。可这间房子的问题还是不少——木质隔断隔音效果不好,早晚要排队洗漱,新换的床垫有甲醛味,中介还经常私自带着其他租客来看房。小朱也想过跟相关部门反映一下租房的这些问题,可是又觉得如果真整改了,他或许还有条件另租正规房屋,那些收入很低的室友们咋办呢?

  小朱告诉记者,正规中介手里的优质房源价格普遍贵,中介费还高;从陌生人那里转租来的房子可信度有限,又容易遇到黑中介;直租房虽然交易成本很低,可是一来房源少,二来要是遇到了不好相处的房东,租客的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怀揣着梦想来到北京,小朱觉得自己对社区和城市的归属感都耗在搬家的路上了。

  现在,“租套好房子”成了朱少彪工作之外最大的梦想。他希望租房市场能少些套路、多些透明,少些冰冷、多些温情,少些短视、多些远见。让租房不再是权宜之计,让更多人实现住有所居的梦想。

  

  深圳龙岗区居民孙怡宁——

  买了房子还盼着服务配套

  本报记者 邓 圩

  “有过多次‘事前下不了手、事后悔青肠子’的经历,才买下现在这个房子,过程很纠结。”尽管被同学羡慕,孙怡宁自己对买房这件事其实挺矛盾,“有自己的窝,幸福感增加了,但是从24岁起就面对30年的房贷,生活很多方面要重新做规划,又感觉未来很不确定。”

  小孙毕业于北京一所大学,目前在深圳一家会展公司工作。刚刚工作时月收入6000多元,要花4000元租房子,每个月还要靠家里补贴些生活费。作为独生女儿,父母觉得即便工作了,也不能让一个女孩子生活条件太差,租房子要离单位近,交通方便配套齐全,看来看去,满足条件的单间最少也要3000多元。

  工作两年后,小孙和男友计划结婚。双方父母催促他们买房子。两人都来自工薪家庭,自己一分钱积蓄没有,双方父母东拼西凑拿出200多万元。“差不多用光双方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心里挺过意不去。”小孙说,租的房子旧点无所谓,只要交通方便、生活配套齐全就行;但是买房子除了考虑工作方便,还要想到将来孩子上学的问题,以及房子的增值空间。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