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稿】武林宗师蓝瑛“隐身”之谜

2018-03-19 02:02

  下文是对具体展品的解读,文字源于浙江省博物馆书画部研究馆员王小红,为篇幅所拘有删减。作为本次蓝瑛大展的策展人,她的理解深度而全面。

元 黄公望 富春山居图 剩山图卷 纸本墨笔 纵31.8厘米 横51.4厘米 浙江省博物馆藏

  《剩山图》保存非常考究,平日观众很难一睹真迹。自浙博武林馆区建成后仅三次公开露面:2009年新馆建成后第一个书画展、2011年台湾合璧展、2014年《守望千年:唐宋元书画珍品特展》,如今,《剩山图》真迹第四次公开亮相。

  董其昌倡导学习元人,对元四家之一的黄公望推崇备至。42岁那年得到了期盼已久的《富春山居图卷》,晚年将其转让给同年进士吴之矩,吴又传图幼子吴洪裕。他临终前令人焚图以殉,后幸被其侄以它册从火中易出,至此,此件名作一分为二。经过三百年的辗转流传,相对完整的《富春山居图》进入清宫,1949年运往台湾。烬余本《富春山居图·剩山图》1956年由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从吴湖帆处征集,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剩山图》尽管曾遭回禄之灾,然图中峰峦苍茫,俨然富春在望,咫尺素楮上,滋润的线条与交叉的墨点中,是历尽沧桑之后的平静与天籁,充分反映出大痴优美洗练的独特风格。

明 蓝瑛 仿黄子久深山图轴 纸本设色 纵196.6厘米 横63.7厘米 顺治元年甲申(1644) 上海博物馆藏

  受董其昌影响,蓝瑛尤其倾心黄公望,三十年来不倦学习,创作大量“仿黄”作品:“画从黄子久入门而惺悟焉。自晋唐两宋,无不精妙,临仿元人诸家,悉可乱真。中年自立门庭,分别宋元家数,某人皴染法脉,某人蹊径勾点,毫不差谬。”

明 蓝瑛 仿大痴富春山图卷 绢本设色 纵26.1厘米 横165.8厘米 万历四十五年丁巳(1617) 上海博物馆藏

  蓝瑛传世最早的一件《仿大痴山水图》卷(上海博物馆藏),作于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蓝瑛33岁,从画的年款、构图、笔墨来看,可能是在董其昌家里或董氏书画船上,有幸临摹董其昌收藏的黄子久《富春山居图》真迹,但也不排除临摹的只是董其昌临《富春山居图》仿本。以后漫长岁月中,蓝瑛多次临写《富春山居图》。崇祯四年(1631年,47岁)自题《仿大痴富春山居图》卷(无锡博物院藏):“辛未冬日,放舟醉李,则一峰老人富春山卷之法。时日暖如三月,砚池水活,兴与快笔,竟未夕成此。西湖外史蓝瑛”。另有顺治元年(1644年,60岁)《仿古山水册》(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内有二帧仿大痴富春山图的作品。他曾在另一件仿大痴山水《树墟晚照》(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上题写:“一峰道人(黄公望),元人六法之领袖也,人品与画咸服其品,蓝瑛师之”。顺治十三年(1656年,72岁)《仿古山水册》(上海博物馆藏)中有“用一峰老人富春小卷中之法”页。

明 董其昌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局部) 绢本设色 纵41厘米 画横180厘米 书横1312厘米 吉林省博物院藏

  《昼锦堂图并书记卷》十四余米长,是难得一见的董其昌青绿山水代表作,吉林博物院近年都没有展出过,可借此机会一饱眼福。

  董其昌一生于水墨画究心尤力,但也尝试画过不少青绿重彩,《昼锦堂图并书记》取法董源、黄公望,描绘宋仁宗时宰相韩琦的居所及其周围自然环境。该卷构图意境幽远开阔,远岫近坡,以杂树错落中点以茅屋,独特的没骨技法,石绿石青为主调,兼施赭石或淡墨,整个画面色彩温润,气韵淡雅秀逸。画心有作者自题:“宋人有温公《独乐园图》,仇实甫有摹本,盖画院界画楼台,小有郭恕先、赵伯驹之意,非余所习。兹以董北苑、黄子久法写《昼锦堂图》,欲以真率当彼钜丽耳。董玄宰画并题”。卷后还有董其昌行草书写的欧阳修为韩琦撰写的《昼锦堂记》全文,为书画合璧之佳作。图卷虽无年款,但观其绘画风格,及蓝瑛《溪山秋色图》卷的创作时间(1613年),大致可判断该图卷当属董其昌六十岁前的作品。

明 蓝瑛 溪山秋色图卷 绢本设色 纵23.8厘米 横180厘米 万历四十一年癸丑(1613) 天津博物馆藏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