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综艺节目天价版权不如重金原创

2018-03-19 02:03

  从去年就开始缠斗的“好声音”版权大战到现在还未见分晓,而且原告变被告,战况越来越复杂。花4亿元买下“好声音”版权的唐德影视,起诉灿星停止使用并赔偿5亿元,如今浙江广电又将唐德告上法庭要回“好声音”节目名称,索赔1亿多。如此的三角官司真是有些黑色幽默的荒诞意味。让人禁不住发问:能花几个亿买版权、打官司,怎么就不能拿这些钱好好去研发一个新节目呢?难道中国电视人的智慧和勇气都要在抢版权和搞山寨中消耗掉了?
 
  去年《中国好声音》在电视上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如出一辙的《中国新歌声》,一样的模式,只不过从转椅变成了滑轨;一样的导师,只不过“好声音”变成了他们口中不能言说的“那个节目”。去年1月,唐德影视从荷兰Talpa公司以4亿元的价格购得“好声音”节目5年的版权,并将“好声音”制作方灿星文化告上法庭,要求灿星停止使用“中国好声音”的一切相关元素,并索赔5.1亿元。唐德与灿星的官司还未结束,今年5月17日,唐德影视又被浙江广电等推上了被告席,要求唐德立即停止使用《中国好声音》名称,并索赔1.2亿元。
 
  围绕在这场三角官司中间的,是据传估值超过20亿元的“好声音”这档节目。虽然目前法院还未最终下达判决,但唐德似乎已成了最大的输家。“好声音”虽然已经更名为《中国新歌声》,但观众还是习惯将其称之为“好声音”。时隔一年半,唐德的第五季“好声音”尚且不见踪影,又被浙江卫视告上法庭,丢掉了一个实力雄厚的大买家。而且早在去年6月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就发布通知,对电视节目引进模式数量作出限制,规定“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年在19:30—22:30开播的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超过两档,新播出的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超过一档……”
 
  国内“限模令”在前,近日韩国的“禁抄令”也浮出水面。韩国方面称将对各种海外山寨节目积极维权,未来如果再发生抄袭等侵权问题,韩国将从政府层面采取措施应对。中国的《极限挑战》《神奇的孩子》《向往的生活》《一唱到底》等节目都被点名批评。内有“限模令”,外有“禁抄令”,这都在指明一个方向:中国电视节目该好好进行原创了!
 
  想要在综艺市场中分得一杯羹的唐德影视,宁愿拿出4个亿去买版权,也不愿花一个子儿好好开发一档新节目。而有着众多编导团队和外包公司为之服务的电视台,比起研发节目,似乎对争抢节目名称更加上心。中国电视人的智慧消耗在这些内耗和乱七八糟中真是让人心痛!原创综艺节目被呼吁了多年,一直动静不大,好在今年《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等节目给原创开了一个好头,让人们看到在一片娱乐化的大潮中,文化节目这股清流也能让观众甘之如饴。
 
  做好原创节目,考验的是电视人的智慧,更是电视人的骨气。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